注目焦點

新訊!金石法律成功達成第7件釋憲案。
大法官於104.6.18就「學校教職員退休條例施行細則第十九條第二項規定,違憲?」之爭議,作成釋字第730號解釋宣告上述規定違憲,本所成功達成聲請釋憲之目的,已為當事人聲請再審救濟中。解釋文如下:「學校教職員退休條例施行細則第十九條第二項有關已領退休(職、伍)給與或資遣給與者再任或轉任公立學校教職員重行退休時,其退休金基數或百分比連同以前退休(職、伍)基數或百分比或資遣給與合併計算,以不超過同條例第五條及第二十一條之一第一項所定最高標準為限之規定,欠缺法律具體明確之授權,對上開人員依同條例請領退休金之權利,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侵害其受憲法第十五條保障之財產權,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法律保留原則有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一年時失其效力。」

衷心期盼「今日公祭,明日忘記」的傷痛不再

衷心期盼「今日公祭,明日忘記」的傷痛不再
⋯金石法律所參與之第13件釋憲案的緣由與期待
 
期待警消弟兄之勤休受到合憲合理的待遇,是個人自七十五年底起擔任檢察官、法官職務,親身觀察他們的勤務期間,一直熱切關注的問題。
 
直到轉任律師,可以不受法官不告不理的限制,乃義不容辭,也捨不得徐國堯、張家偉兩位打火弟兄剛在職埸遭受到不法打壓情境之餘,又讓他們破費,並在高雄市立聯合醫院紀䕶理師為他們捐贈兩萬元作為律所之必要稅費之際,同意無償代理大法官釋字785號解釋之聲請釋憲。受任期間,主辦蔡琇如律師在半年期間努力推敲硏究相關的爭點與論述,才提出聲請。之後,又陸續發生數件打火弟兄火場殉職的重大不幸事件,蔡律師及本人接續補呈了幾次書狀至司法院。
 

分公司的勞資會議不得替代總公司之工會,決定讓女性勞工深夜工作⋯

本公司既已成立工會,即不能以分公司勞資會議之同意,而使該分公司之女性勞工於深夜工作,否則仍會構成勞基法第 49 條第一項之違章行為而受行政罰。

以上,是今年大法庭制度施行後,最高行政法院首件經徵詢程序而統一法律見解之108判字第472判決要旨。

此外,女工深夜工作以外,其他如彈性工時、變形工時、延長工時等事項,依上開裁判意旨亦認,勞基法既已明文以工會同意為優先,無工會時,始例外委由勞資會議行之。因而,就上開事項,如總公司已設有工會,就不能再以分公司之勞資會議決定。否則,將會受罰。108.10.22fb

感恩的日子,感謝有您-金石法律十五歲了

誠信専業公義,是金石法律的經營理念。感謝有您使金石法律走過十五個年頭,今天正步邁入新的一年。

律師,是社會事件的醫師,與醫師一樣都是在拯救生命,減少人的痛苦。律師也是在野法曹,是憲法制度性保障的職業,具有監督依法行政、依法審判不可讓與的職責。

司法院日前預告在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將就在野黨立委聲請大法官宣告軍公教退休金改革法案違憲案公布解釋文,除期待大法官守護法治國憲改秩序,保障人權外,這也將會是金石法律第十二件大法官解釋案,是個人由檢察官、法官轉任律師在人權保障上的成績。

此外,十五年來金石法律已訓練了上百位年輕律師投入法治國家建設行列,但願他們都是金石法律上開理念的共同實踐者。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自我期許與努力,讓金石法律的理念更貼切地實踐,以回饋近三十位工作伙伴及各位好友十五年來的支持與鼓勵。感恩的日子,感謝有您。108.8.1fb

氣爆五周年,市府欠給一個道歉

氣爆造成鉅大的損害,高雄市政府具有無可迴避的國家賠償責任。三千多名之被害人,只有十幾件申請國賠,案件均已全部獲得勝訴確定。迄今,未見市府對昔日轉移責任的聰明作法向被害人及社會大眾致歉。

氣爆國家賠償,是高雄市政府對於道路等公共設施之無過失損害賠償責任。

善款,除了已指定用途捐給市府外,大多是社會大眾對於氣爆被害人之無對價性贈與行為,捐贈之初應無減輕市府國家賠償責任之意思。

國家賠償,是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捐贈,是片務契約關係。兩者是不同的債之發生原因,對災民而言是可以同時併存的權利。高雄氣爆至今已五年了還搞不清楚嗎?先前高雄市政府假好意之代位求償的作法,還能迴避其國家賠償責任嗎?108.7.31

ps.個人以為,韓市長基於市公法人同一性,市政延續之法理,應該代表市府就氣爆的過失責任(法院認市府有百分之四十的過失肇事責任)及昔日之代位求償的作法,向被害人及社會大眾道歉!fb

憲法時刻,感謝有你與我

三個半天的軍公教退休金改革聲請䆁憲案,大法官言詞辯論庭終告結束,審判長許宗力大法官宣告辯論終結,預定在一個月內公告解釋文宣告日期。法治國崩塌濟絕扶傾,就看大法官的妙筆春秋了。
 
林俊益大法官當庭稱許我們參與的教職員這一庭,資料準備的最為周延。本於國家不仁,無人倖免的憂心,在今天下午開庭前,我與陳星年律師在司法院再遞交第四件聲請釋憲補充理由狀。
 

退休軍公教退休金改革法案違憲,大法官言詞辯論前夕感言

今日政府對退休軍公教背信毀諾,誰敢說下一個被害人不會是勞工朋友呢!?

軍公教的雇主是國家,不是退撫基金,基金人謀不臧,績效不彰,即使將來會收支無法平衡,能怪罪於退休之軍公教?法律不是明定由政府承擔最後支付的保證責任嗎?如法律明文保障的支付責任都不可信了,日前閣揍對於勞保給付拍胸脯保證,你敢相信?今天政府敢對退休軍公教背信毀諾,明天的受害人誰敢説不是勞工朋友呢?所以,才説國家不仁,無人倖免!1080623

頁面